松本三和夫教授訪台演講小記

房思宏/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後研究

日本東京大學社會科學部松本三和夫(Matsumoto Miwao)教授,應中研院永續科學中心與中研院政治所之邀請,於十月上旬訪問台灣,分別於中研院政治所及台大社會系發表兩場演講。松本教授是日本知名的科技與社會研究學者,也擔任過EASTS期刊的編委,在福島核災後,以他多年投入研究的結構性災難(Structural Disaster)概念出發,出版《構造災:科学技術社会に潜む危機》(結構性災難:科技社會的潛在危機) 一書,探討日本自二戰以來的社會結構,如何導致如福島核災一般的科技災難,本次來台亦以此一概念為演講主軸。

松本教授指出在探討福島核災的成因時,不能只關注極端的天災與各種無預期的緊急狀況,也不能僅研究科學、技術、或社會的單一面向,而必須從科學─技術─社會的交會(Science-Technology-Society interface)出發,探討災難背後的結構性成因,導致類似的災難在日本社會一再出現。對松本來說,造成系統性災難的成因如下:(一)依循並持續複製錯誤前例;(二)系統的複雜性及相依性強化使問題更形惡化;(三)無形規範取代正式規範;(四)一個接一個出現的治標作法;以及(五)在不同部門間逐漸形成的秘密(secrecy)文化,混淆了責任歸屬。

松本教授認為第五點形成的制度性秘密(institutionalized secrecy)尤其關鍵。

制度性秘密指的是對公眾的刻意隱瞞被制度化並取得正當性,在組織或制度出錯時,會有系統地遮掩錯誤,防止訊息流通。松本教授以日本的SPEEDI(System for Prediction of Environmental Emergency Dose Information)電腦預測系統為例,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事故之後的第二天,SPEEDI即已預測外洩的輻射可能散溢的方向,事後證明,輻射飄散的方向與SPEEDI的預測大致吻合。然而日本政府卻直到2011年4月26日,才公佈SPEEDI系統於3月12做出的預測。換句話說,在這段期間撤離的災民並無法獲得足夠且必要的資訊,反而撤離到有高輻射劑量的區域裡。花費超過百億日幣建立SPEEDI系統,為的就是在發生核電廠事故等緊急災難時,能最即時地提供公眾輻射擴散的相關數據,以利一般民眾之避難,然而系統性的保密文化卻掩蓋了此一關鍵訊息,導致許多災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曝曬在高劑量的輻射中。

此種系統性遮掩秘密的文化並不是在福島核災後才出現,相反地,松本教授指出此種文化及組織性的錯誤長期存在於日本社會中。1920年代,日本帝國海軍成功研發製造Kanpon型引擎渦輪,並標準化大量生產,持續裝配於於日本軍艦上直至二戰結束,此一成功標誌了日軍有能力達到技術自主。1937年時,一艘驅逐艦上的渦輪卻發生葉片斷裂的意外,然而由於處於二戰爆發前的戰爭動員期,此一意外卻鮮少為日本社會所知,海軍內部及透過非正式的管道遮掩此一意外。松本教授指出此一意外非僅帶來經濟損失,對日本國內如何評估自身軍力,據此判斷日後是否與美英等國開戰亦影響重大,然而日本國會卻對此意外一無所悉,海軍內部甚至要到1943年,才終於調查確認此一渦輪在設計上的重大缺失。

松本教授指出,從二戰前日本海軍艦艇的渦輪意外到福島核災,雖然都有整合起產官學的緊密結構,但結構背後也都存在著功能瓦解現象(functional disintegration),組織中也有壓制異議的保密文化,加上兩起事故前,該項科技皆已在日本社會成熟運轉多年,使得相關組織更不願對公眾公開事故真相,以免公眾信心毀於一旦。結合上述因素,類似的事故與災難將一再上演,對松本教授來說,福島核災的成因不僅來自地震、海嘯以及人為失誤,還更來自固著而少為人注意的結構面向,因而如何改革結構,矯正制度中的保密文化,在決策過程中引進更多的透明度,是松本教授認為要避免掉類似結構性災難的關鍵。

兩場演講後皆引起熱烈迴響,其中台大社會系的吳嘉苓及范雲老師,都分別引述Charles Perrow的常態意外觀點,提問結構性災難此一概念可能帶來的政策意涵,質疑制度性的改革是否真能避免結構性意外的重演,筆者亦詢問此一結構究竟所指為何?在不調整能源結構,引進更多市民社區力量的情形下,單課責於既有的產官學複合體,或者要求政府資訊盡量公開,或許能在避難時提供更即時正確的資訊,但是否真能避免爐心融毀等重大災難的發生?松本教授在回覆相關問題時皆指出持續在相關決策過程中追求透明化的重要性,減少制度化保密的出現,能讓各利害相關者更能掌握充足資訊做出正確判斷,此類改革或許無法杜絕結構性災難再次出現,但至少能大大減少該類災難出現的機率。

松本教授此次訪台的兩場演講中,都點出重大災難背後的結構因素,以及立法、組織運作過程中形成的制度性保密現象,福島核災後的改革措施,因此就不該僅限於核電廠抗地震海嘯能力的提升,而更在於改革結構,引進更多的課責機制與透明度,此一研究對台灣相關的核能及能源爭論,無疑有著深刻的啟發。對松本教授這研究有興趣的,也可以閱讀下列文章。

Matsumoto, Miwao 2013, “Structural Disaster” Long Before Fukushima: A Hidden Accident, Development and Society, Vol. 42, No. 2, pp. 165-190.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