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研究

科學課程與STS

林陳涌/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科學教育研究所教授 19世紀以前歐洲教育的目標主要還是培育知識份子為主,教育的內容主要以數學與語文為主,更早以前的語文教學有的甚至還執著在拉丁文。到了19世紀末,史賓賽開始問甚麼內容最值得放入學校教育,他認為生活上有用的知識才是應該放入學校教育內容,他舉的例子就像健康教育這種跟人生活有直接關係的內容最適合。20世紀初,這個觀念在美國被杜威引用成為有名的「教育即生活,學校即社...
科學課程與STS

台灣民眾如何看待科技的發展?是否太濫情?────簡介公民素養調查結果

李育諭/國立中山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博士 黃臺珠/國立中山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八八水災時,有學者指出,大家都指責別人,亂罵一通,社會「濫情」又「理盲」,處理流感疫情蔓延時,衛生署官員也說台灣社會理盲又濫情,是防疫的最大阻力,因此,希望民眾平常能多多參與科學,增加科學常識,信任科學專業。最好是,多聽聽專家說法,不要聽信名嘴,多參觀科學博物館,有空多閱讀欣賞科普讀物及節目…等等。不少人都想知道,如果民眾...
台灣民眾如何看待科技的發展?是否太濫情?────簡介公民素養調查結果

如果當年有STS的通識課……

許宏彬/中興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兼任通識中心教學組組長 「我的大學成績單上有兩個零分,其中一個就是通識課。」 這是我常跟學生講的一個人生小故事,通常是在我通識的第一堂課。我會跟學生說,對,我大學是念化學系,研究所開始才轉念歷史。沒錯,我待過理學院、醫學院及文學院,只要再努力一些就可以收集滿各學院打卡記錄。人生的道路充滿意外無法預料,就像是歧路花園一樣,我希望同學們能感受這一點。不喜歡的課就不要勉強,...
如果當年有STS的通識課……

愛丁堡學派的前世與今生

葉致微/愛丁堡大學科學、技術與創新研究所一年級博士生 愛丁堡學派的前世與今生 我是葉致微,愛丁堡大學科學、技術與創新研究所(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Studies,以下簡稱STIS)一年級博士生。在台灣,我們對愛丁堡STS的認識不外乎「強綱領」(Strong Programme),以及知名學者如David Bloor、Barry Barnes、Dona...
愛丁堡學派的前世與今生